伤感散文_伤感的散文_伤感散文小品_必读社2021年2月23日

发表于 伤感文字 分类,标签: 伤感文字控说说伤感文章特别伤感的文案

  一个人的迁徙,大概总与故乡有关。我固执地认为,所谓颠沛流离,也是离开故乡之后迫不得已的事情。而在故乡,即便你住茅草屋,睡瓜棚,在猪圈里蜷缩一晚,躺在草垛上看星星,在四面漏风的小院里听雨,不见得有多幸福,但至少心安,不担惊受怕和诚惶诚恐。故...

  我们身边的很多人物如同野野草,在时光的碾轧下悄无声息地泯灭。多年过后,从人们的谈话及记忆中剥落,好像他们未曾存在,未曾在太阳下呼吸。接下来,我要谈及的小丙就是这样一位人物。 让时光回溯到二十多年前。当时我八九岁,小丙比我大五岁,他是一个瘦...

  四周都是高山,太阳八点多钟才从山坳里出来。最先照着的是那块平地,在平地上,有一排平房。前面有一个很大的土操...

  不可否认,秋季有一种别样的风情。天高云淡,色彩斑斓,不冷不热,所以人们通常喜欢在晴朗的午后徜徉山间,观赏艳丽的秋景。我一直不喜欢秋天,因为每到此时就或多或少地生出阴郁。 这是从我10岁那年开始的。1990年深秋,我家里在原下盖新房,乡党们自发地前...

  离别,每个人都会遇到,也是无法避免的,人生路漫漫,你我相遇之后又分离。相聚总是短暂的,分别却是久长的,唯愿彼此的心儿能紧紧相随;永远不分离,离别太痛了。也曾想过不认识你,也许不会有我今天的痛,可我却从未后悔;我们走过多少风雨飘摇,有过多少...

  故乡是一个人心里永远抹不去的记忆。虽然现在大多数人忙于生计,常年奔波在外,似乎都已经忘记了故乡的模样,但在内心深处,还有一块地方,是留给故乡的,也不管故乡是不是早已变得面目全非。 现在能读到的关于故乡的文字,多是抒发回不到从前的惆怅。这种惆...

  踏着冬日暖阳,慵懒游走在郴州西河风光带,夕阳西下,影子越拉越长。暮色中,苏仙区栖凤渡镇那十里荷田,退却往日盛大、妖媚、荷风飞舞,一片萧瑟、颓丧,已无人眷顾。 入目一派残荷的美,是不言而喻的。它由夏入秋、由盛转衰,最具悲剧美的特质。我们可以从...

  那个果园,离开我已经七年了吧。 之于我,那近两亩的小果园有着特殊的意义。我们几乎是同时来到这个大地的。可当我越过第二个本命年之后,那些几经嫁接的果树,终究逃不脱垂垂老矣的命运。无法保证挂果率,被砍伐似乎是必然的宿命。 仍能想起过去,苹果开...

  一 四月末,桌上的玻璃瓶子里,几枝芍药终于开尽,花瓣和叶子蜷曲着。清理后走出公司,暮色围拢,这一年春天已至尾声。 每年春天,我都有买芍药的执念,今年亦如此。买了一束,未开花,后又买了一束,从一个个圆鼓鼓的花苞到含羞半放再到盛开时的潋滟花容,...

  一年如一梦,弹指一挥间。又值岁末,来不及驻足回望,不经意间又将跨进新年的门槛。 匆匆过去的这一年,于我,平淡如一潭湖水,没有波澜,也没有涟漪。说实在的,我还是挺喜欢这种平淡而宁静的生活的:在家和公司两点一线间奔波,工作之余,一张书桌、一盏台...

  恋爱的时候,因为是异地恋,所以我们经常面对的是相聚与别离。 见面时,他欣喜我淡定;离别时,他伤心我无感。他气愤地责问我:你这个人怎么能这么没心没肺?! 他不知道,现在的没心没肺是因为过去的伤心伤肺。 小时候,父母分居两地,我跟随母亲,但我依恋...

  时光留不住过往,岁月忘不了迷茫,放下昨天的烦恼,守着今天的幸福,忘记情愁懂得爱,和和美美才开心,时光若一条河,静静地流淌着。生命中,来来去去,留下的,却不是原来的;扔扔捡捡,却不是想要的;进进退退,保存的,却不是最初的。生活的过程中,总有...

  又一个清明时节,又一次走在回乡的路上。 这条路,家的门,走了四十年,即便是闭着眼睛,也能找得到。可是不知从何时起,如今我每每走在这样熟悉的路上,站在如此熟悉的门口,却越来越感到陌生,仿佛一个外乡客。 大门口那棵大槐树下的长石凳上,灰尘越来越...

  不想想你,可还是想你了,寒冷的风发出嗤嗤的冷笑迎面而来又不削一顾似的从身边飞走,一个人静静地走着听着音乐,舒缓的轻音乐像柔柔的小手轻轻敲打记忆。 你的笑声从心空传来,好听的普通话像山泉飞珠溅玉像风铃摇响,清脆甜美温婉柔情,令人遐思陶醉。像磁...

  母亲种了一块地的花生。 那块地离家三四里,藏在水库半腰的深坳里。路是在水库沿上修出来的,一边临崖,一边临水,没法儿拓宽,坡度又大,机器进不了地,犁地、收割、运输都成了难事。又和邻居共有,邻居种上了密密的杨树,进地必须穿过杨树林,架子车拐弯都...

  我家老宅位于老民主街十组,三间土平房,半亩隙地,榆树丛围着。院门朝东,两扇木板门足有盈寸厚,涂着黑油漆。北侧有三棵老杨,高入云天。门前是生产队干打垒的的院墙,里面牛叫马嘶皆听得清。院门里侧靠南有一张用木板条制作的长椅,白茬,没刷油漆。长椅...

  七十年代初期,我家有一台蝴蝶牌缝纫机,这在村子里是个爆炸性的新闻。它是我妈妈最奢侈的嫁妆。在那个物资相当匮乏的年代,能买得起一台缝纫机,一定是个有钱的人家。不仅有钱,还要人上托人,到大城市才能买得到的。 我爸是村长,一天到晚都在忙他的公务。...

  时光潺潺,淌过心间,湿润了心底的柔软,潮湿了记忆的土壤。 轻握流年、细数往事,还未来得及将最美的你安放在我最深的脑海里,回忆潮退,一时之间竟然找不到什么来证明我们相爱过,只能怀揣着昔日的线索,轻轻的踏过所有的过往,几经轮转,无力的跌落在回忆...

  乡愁是分年龄的,年龄越大,乡愁越浓。对孩子来说,他们没有乡愁,即使想家,也只是想念母亲的怀抱,想念亲人的眷顾。青年人的乡愁也淡得很,他们整天有做不完的事谈不完的情,没有时间来拨弄乡愁。只有到了中年和老年,有了闲暇时间,也就有了大把的培育乡...

  灰暗的天空,沉闷的心情,荒芜的坟头,久别的哀思。凄凉伴着忧伤,雨水伴着泪水,缅怀逝去的亲人,拾起久违的记忆。泪,总是为孤单倾注;雨,总是为思念滑落。 那年的清明前,我带着幼小的儿子去康乐县胭脂镇马集村老家塔山穆斯林坟地看望逝去的奶奶和太祖母...

  门前老树长新芽/院里枯木又开花/半生存了好多话/藏进了满头白发/一生把爱交给他/只为那一声爸妈 耳边响起熟悉的旋律,那一刻情难自禁而泪盈眼眶。从何时起,她柴米油盐半辈子/转眼就只剩下满脸的皱纹了。年复一年,庭前花开花落,海里潮起潮落,也只有她,扶...

  爱人从乡下老家回来,带了好些母亲做的下饭菜。这些菜虽很普通,而我却情有独钟。 小时候家里穷,咽饭菜多是家园小菜或野菜。就算是逢时过节或贵客临门,也很少能吃到鱼肉之类的晕腥。蔬菜换季,为了一家人吃饭还有点下饭菜,母亲常常会根据季节,提前做些腌...

  母亲用微信发来几张照片,我细细地看着,存在手机里,舍不得删掉。 照片中,一个小竹篮里,大大小小的蘑菇挤成堆,它们或鲜红或暗紫,圆头圆脑的水灵灵的,长着一幅既好看又好吃的模样。看着这些照片,我不禁想起儿时捡蘑菇的情景。 进入秋天,在大人们忙着...

  很多人都说,最怕的就是,忽然就听懂了一首歌。不是听懂了歌里的世界,而是突然就看懂了自己的曾经。 刘若英用了19年的时间,把《后来》拍成电影,可是,你怎么看着看着就哭了? 奶茶某次在演唱会上唱起《后来》,泪流满面,她想起了谁? 朴树在节目上唱起《...

  大自然中的四季交替,没有人能去逆转。尘世间的命运,没有人能去抗拒。躲得过对酒当歌的夜,却躲不过四下无人的街 回忆最初遇见你的那些日子,快乐与幸福并存,似初恋般的感觉,与你邂逅后,慢慢地化作点点滴滴的记忆。而自己梦幻般的理想,一直在小心翼翼地...

  这阵风吹过来,天也凉了,远方的你有没有加件衣服?这阵风吹过来,山里的枫叶也该红了,你有没有登高看层林尽染?这阵风吹过来,月也圆了,你有没有低头思念家乡的亲人?这阵风吹过来,夜也长了,你有没有辗转难眠? 不想说,我什么也不想说了。我只想呀一个...